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一個易地扶貧搬遷戶的“新年愿望”

2019-01-25 17:30:35  來源: 新華社

  貴州遵義市余慶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積善社區。新華社記者 李驚亞 攝

  新華社貴陽1月24日電(記者李驚亞)站在整潔的縣城街道上,胡坤指著作業的灑水車說:“以前住在村子里,垃圾隨手丟,衛生狀況和現在沒法比。”

  望著不遠處的縣城關一小,他又說:“我小兒子在那讀二年級。”

  走過社區門口正在修的文化廣場,他也要“嘮叨”幾句:“打籃球跳不動了,以后在這打羽毛球。”

  41歲的胡坤是貴州遵義市余慶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積善社區居民,2017年從老家敖溪鎮柏林村水塘山組搬到縣城。

  胡坤原本有一個美滿的家庭。1995年初中畢業后,他隨哥哥到北京打工,從刷碗做起,后來自學烹飪技術,在通州區一家醫院食堂做廚師。在這里,他和售飯卡的妻子相識相愛。2005年結婚后,兩個兒子先后出生。

  “那時候,真的挺幸福的。”回憶往事,胡坤說道。醫院分了夫妻宿舍,雖然只有20平米,但足夠居住。他每天五點起床,和同事打籃球,運動完再上班。醫院還有文娛活動,大家一起唱歌、跳舞、下棋,生活別有滋味。

  憑借勤勞的雙手,胡坤和妻子的小日子紅紅火火,他們計劃買房,在北京安家。

  掛在胡坤家里的住房前后對比照片。新華社記者 李驚亞 攝

  天有不測風云,2012年的一場車禍,將一切美夢都擊碎了。遭遇重傷的妻子在重癥監護室住了73天,醫院下了4次病危通知書,胡坤不但花光70萬積蓄,出院時還負債17萬。

  之后的五年里,他帶著妻子四處求醫,靠親戚朋友“接濟”和低保勉強生活。然而,妻子還是沒能站起來,成了“植物人”。

  “2017年,聽說國家有政策,可以易地扶貧搬遷,我想把妻子帶回貴州,我岳母怕照顧不過來,說她來照料我妻子。”胡坤說。

  胡坤的老家在半山腰上,2002年才通了一條兩米寬的水泥路。搬到縣城之后,他得到一套116平米的安置房,地板磚、窗簾、熱水器、櫥柜都是安裝好的,相當于“拎包入住”。最令他高興的是,兩個孩子都讀上了縣里很好的學校。

  胡坤是個“熱心腸”,在社區里找到一份協管員的工作,平時幫忙處理鄰里糾紛矛盾。社區組織電工培訓,他學了50多天,拿到電工證,下班后就幫社區鄰居換燈泡。“我只收成本費,大家都是搬遷戶,能幫一把是一把。”他說。

  平時,他還做微商,賣些老家的臘腸、土蜂蜜、茶葉給北京的朋友。加上社區工資,一個月收入3000元左右。雖然2018年胡坤一家已經脫貧出列,但“脫貧不脫政策”,兩個孩子上學不要錢,妻子也享受著大病醫保政策,每月能節省500多元醫藥費。

  在胡坤心里,搬出大山,在城里安了家,有穩定工作和收入,孩子能受到良好教育,已經很滿足了。他現在最牽掛的,是遠方的妻子。

  “我給她買了吸痰器、護理床,每個月給她寄1200元。”胡坤說,“我大她七歲,當初她看中我本分踏實,其實我沒什么優勢。”

  兩個兒子學習都挺優秀,是胡坤的驕傲。大兒子14歲了,很懂事,自從媽媽癱瘓后,時常推著輪椅陪她在公園散步,2016年被評為“北京市孝星”,家里都是他的獎狀。小兒子今年才8歲。孩子們想念遠在山東的媽媽,一家人每天都要用手機視頻通話。

  “她現在只有一兩個月嬰兒的智商,你跟她視頻她會笑會偏頭,但就是站不起來。”胡坤說,“今年我的計劃是,努力工作多掙點錢,這樣她的日子也好過點。我想法挺笨的,她多活一天孩子多一天媽,哪怕她一直躺著,孩子也能對著她喊一聲‘媽媽’。我還是期盼著她能醒過來。”

[責任編輯: 鄧嫻 欒小琳]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043845
腾讯分分彩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