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珍貴的地圖

2019-06-19 10:43:28 來源: 中共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

  紅三軍建立的黔東革命根據地影響很大。1934年7月,受命為中央紅軍戰略轉移作先遣隊的紅六軍團從湘贛根據地出發去與紅三軍會合。一路征戰,9月進入貴州,不久偶遇了西方傳教士勃沙特。

  勃沙特是瑞士人,后來隨父母移居英國,從小向往到充滿神秘色彩的中國生活,還為自己取了個叫薄復禮的中文名。1922年,勃沙特終于得償所愿,被教會派遣到中國,來到貴州境內的鎮遠、黃平、遵義一帶傳教。1934年10月初,時任貴州鎮遠教堂牧師的勃沙特與妻子露茜在安順參加完祈禱后返回鎮遠。在經過城外一個小山坡時,正好與從江西西征入黔的紅六軍團相遇。當時,紅軍普遍對傳教的外國人印象不佳,于是他們被轉戰中的紅六軍團當作“間諜”扣留。紅六軍團保衛部長吳德峰告訴他們說:“紅軍的行動需要保密,你們暫時不能離開紅軍。”但即便如此,紅軍對他們也是禮遇有加。當晚,勃沙特夫婦被帶進一間屋子里休息。勃沙特的妻子睡在一張由木板拼起來的床上,勃沙特睡的是一把南方式躺椅,而與他們同在一個房間里的紅軍士兵則直接睡在潮濕的地上。紅軍安置好他們后,立刻送還了他們隨身攜帶的所有東西。

  此后,勃沙特一直隨紅軍部隊行進。在這期間,勃沙特先后接觸了賀龍、蕭克、王震等紅軍領導人。其中給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蕭克軍團長。勃沙特與蕭克相識,源于一張地圖。當時,奉命先遣西征的紅六軍團在貴州施秉與黃平之間搶渡大沙河,突破了防堵力量薄弱的黔軍陣地,乘機襲占了黃平老城。在一所教堂里,紅軍繳獲了一張約1平方米大小的法文版貴州省地圖,這張地圖對于剛進入貴州,道路不熟且缺乏向導的紅六軍團無疑是無價之寶。但是,由于地圖上面所標的地名都是法文,沒有人能夠看懂,這可急壞了紅六軍團軍團長蕭克。誰能夠解燃眉之急呢?蕭克頓時想起了會說一點漢語的瑞士傳教士勃沙特。雖然勃沙特是瑞士人,但是由于瑞士用德文、法文和意大利幾種文字,加上瑞士和法國接壤,所以他懂得法文。蕭克立刻派人把勃沙特請到軍團司令部,蕭克給勃沙特講了我黨的政策和主張,請他幫忙把地圖上的法文譯成中文。當時已經是晚上,在豆大的洋蠟燭光下,兩人邊講邊比劃,蕭克用手指著一個個法文地名,而勃沙特則按照他的指點,先把地圖上重要的山脈、村鎮、河流等中文名稱翻譯出來,然后將其一一標記在地圖上。當他們把地圖上重要地名全部譯完時,已經是三更天了。后來,就是用這張地圖,蕭克與王震選擇了與賀龍領導的紅三軍會合的行軍路線。

  之后,勃沙特一直跟隨紅六軍團轉戰貴州東部,并與賀龍率領的紅三軍匯合,組成紅二、紅六軍團。當紅二、紅六軍團到達貴州盤縣,逼近昆明時,由于軍情緊急,紅軍拿十塊大洋給勃沙特作盤纏,設豐宴為他餞行。在紅軍中生活了18個月的勃沙特,于1936年4月12日離開了紅軍。

  勃沙特離開紅軍之后,開始著手整理自己在紅軍中560天、行程6000英里(1英里=1.609344千米)的親身經歷,他在《神靈之手》一書中描述了隨軍見聞,表達了自己對紅軍和長征的看法。該書是目前發現的第一部向西方世界介紹紅軍長征的著作,比美國記者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還早一年出版。他在自序中寫道:許多報道,片面地因抓我們這些人的舉動,而將紅軍稱為“匪徒”或“強盜”。實際上,紅軍的領導人是堅信共產主義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信徒,并在實踐著其原理。這位虔誠的西方傳教士由衷地對中國紅軍追求真理,為革命夢想勇于獻身的精神感到敬佩。?

[責任編輯: 劉昌馀 ]

中共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    新華網貴州頻道聯合策劃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共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    新華網貴州頻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9295
腾讯分分彩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