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巴”乞丐原來是紅軍偵察員

2019-06-20 17:57:56 來源: 中共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

  1934年秋,我們平越縣(今福泉市)來了一個討飯的,他身上套著一件補丁壓補丁的衣服,頭戴一頂麻布帽,肩膀兩邊掛著兩節尺把長的竹筒,挨家挨戶乞討,每到一家,他雙腿跪下不看人,兩手用勁地敲著兩節竹筒,“答答”地響個不停,嘴里嘰里呱啦直叫,直到主人家將一點殘湯剩飯或幾個小錢放入他竹筒里他才走開。日子一長,人們都知道他是個啞巴,個個叫他“啞巴”。啞巴的事被城里人劉大老爺知道后,看他腰圓膀寬有勞動力,于是就把啞巴喊到他家去幫工。那時我在張胡遠家當幫工,我和啞巴經常相約一起到灑金橋坡上去砍柴,后來啞巴不堪忍受劉家欺凌,又來幫張家,此后,我們就一齊下田,一齊下碾坊,同吃同睡。

  啞巴忠厚老實,伙計時常欺負他,啞巴受了委屈卻若無其事地笑笑,我實在看不過去就把欺負他的人吼一頓,為啞巴打抱不平。啞巴聽了干笑一聲,眼里含著感激的淚花。就這樣,輾轉一年過去了。

  1935年臘月廿七,我和啞巴上山砍柴,伙計們又拿他開玩笑,敲他的光頭。由于敲得太猛,啞巴突然大叫一聲:“哎呀痛死我了!”他這一叫,震驚了我們所有的人,半天說不出話來。半晌,我們七嘴八舌地問他。他說他姓王,在家中排行老大,之后我們就叫他王老大。回到家后,幾個年輕后生就和主人家打賭如果今天我把啞巴逗說話了,您就請大家抽煙。主人同意后,我就叫:“啞巴,把柴放下。”王老大配合地說:“放下就放下。”就這樣,我們幾個伙計就得了幾包煙抽。

  臘月三十,聽說紅軍已攻占了甕安城,馬上要來攻平越府。正月初二晚上,王老大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我問他想些什么,他在我耳邊悄悄地說:“伙計,明天我要走了哩,不知以后我們能不能見面,不然我們倆一起走好不好?”我問他去哪兒,去干什么,他說要走很遠很遠,干什么明天才告訴我。我因為家有老小,沒有答應與他同行。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王老大就起來穿好了衣服。我問他怎么這么早就出去,他說他聽到槍聲響,可能是紅軍來了,要我起來同他到街上去看。他和我剛跑到大十字,這時天已大亮,一部分紅軍從西門已沖進城來了。我拉著王老大說快找個地方躲一躲,他說:“不要怕,紅軍不打老百姓的。”說著就朝紅軍跑去,他跟兩個紅軍耳語了一陣,又拿了一件什么東西給他們看,于是紅軍順手遞了一支槍給他。他轉身對我說:“你回家去吧。”另外一個紅軍指著王老大說:“這是我們紅軍的人,還當過連長呢!”我這才恍然大悟,一轉眼王老大已帶著紅軍沖向了專員公署。

  紅軍攻占平越縣后,鎮壓了一部分舊官吏及土豪。紅軍開倉分糧救濟窮人,對貧苦農民的東西分毫不沾。紅軍對縣城每家每戶的情況了如指掌,后來人們發現,在地主惡霸家的門上都畫有一個個圓圈,有很多人都說是王老大之前偷偷畫的。王老大走時,匆匆來和我見了一面,感謝我以往對他的多方關照。

  與王老大那次分別后,我就與他失去了聯系。轉眼40多年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仍是遺憾得很——那天分手時太倉促,連叫他給我寫信的話都沒來得及講,也不知他走出雪山草地沒有,或是在戰斗中為國為民捐軀了?每逢正月初三,我就不由地想起王老大——我的“啞巴”伙計。?

[責任編輯: 劉昌馀 ]

中共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    新華網貴州頻道聯合策劃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共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    新華網貴州頻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8999
腾讯分分彩二维码